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

第一章 報名

      “啊”

    楊浩睜開眼,感覺腦袋一陣刺痛。仿佛千百根鋼針扎向腦袋一般。劇烈的疼痛讓他不由自主的雙手抱著頭,身體蜷縮在一起。

    過了大概一個時辰,疼痛感才慢慢消失。這一個時辰就仿佛過了十幾年,腦海里慢慢的多出一份記憶,從兒時到十八歲的記憶。

    楊浩仰躺在床上,看著房間中的擺設,在記憶中出現無數遍的桌子、衣柜···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于是他用所剩無幾的力氣,掐了一下自己的臉蛋。

    “嘶”

    “有疼痛感,我沒死?飛機不是爆炸了嗎?那我現在是誰?”

    “我怎么受傷了,是誰打傷的我?”

    無數的疑問在楊浩腦海中想起,“難道我像小說里一樣,重生了?”

    每想一下,腦袋就多一絲疼痛,索性,楊浩就不想了。

    躺在床上,楊浩一邊努力熟悉著這個新的環境,一般按照腦海里的一套功法,運功療傷。

    幾日后。

    楊浩推開門,一道耀眼的陽光撲在臉上,讓他忍不住瞇起了雙眼。緩緩睜開眼睛,打量了一下這個僻靜的小院,整理了一下思緒。

    自己本是某個藍色星球的某國人,暑假坐飛機出去旅游,想不到遇到了雷雨天氣,飛機墜毀了,乘客都喪身了。醒來,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木床上,周圍的一切都那么陌生。重生如此狗血的事情竟然發生在自己身上。被自己附身的人也叫楊浩,是楊府的一個旁支。以打掃宗祠為生。

    剛出后院,就看到院子門外有個鬼鬼祟祟的身影。

    楊浩心里一聲冷哼,“讓老子在床上躺了這么久,現在還派人盯著我,草泥馬的楊武,別落到老子手里。”

    突然,楊浩好像想到什么,向后山狂奔過去。“他們肯定是向楊武那傻逼報信去了,我得趕緊走。”

    由于重傷未愈,奔跑牽動了五臟六腑,楊浩感到身體一陣疼痛。

    “嗖,嗖,嗖”

    破空聲音從后面傳來。楊浩回頭看去,只見楊武手拿折扇,正施展輕功,朝自己追來,身后還跟著二個黑衣手下。

    “沒想到來得這么快,一個煉體六層,二個煉體四層。還真特么看得起我。”楊浩眼中充滿了憤怒。

    二個黑衣人落在楊浩前面,擋住了他的去路。

    楊武悠閑的走了過來,“這不是楊浩嗎,這么著急,干嘛去啊?”

    楊浩冷冷的說道,“好狗不擋道,沒聽說過嗎?”

    “你找死?”楊武拍了拍楊浩的肩膀,陰冷的說道:“我警告過你,讓你離楊妙雪遠一點,你卻把老子的話當耳邊風。你他嗎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隨著話音剛落,手上力氣陡然加重,一下將楊浩拍倒在地。

    楊浩只感覺,一股內勁傳到體內,橫沖直撞,大肆破壞著自己的內臟和經脈。

    旁邊的手下見狀,立馬上前,抓著楊浩的衣服,將他提了起來:“二少爺跟你講話,你特么還敢坐著,給我起來。”

    楊武用手掐著楊浩的脖子,“記住,跟本少爺作對,一般是沒有好下場的,將他廢了丟到后山去。”

    楊浩大笑一聲,“哈哈,楊武你個傻逼,追不到女人,就賴在老子身上,老子永遠鄙視你。給老子去死吧。”

    楊浩罵完之后,丹田內的真氣迅速轉動,一股狂暴的氣勢從身上爆發出老來。

    “二少爺快離開,他要自爆。”

    “楊浩,停下。”正當楊浩準備自爆的時候,一聲大喝聲,從后院門口傳來。

    三兩個呼吸間,一道火紅的身影就來到了近前。

    只見一個約莫十五、六歲的小姑娘,比自己矮一個頭,扎著二條長長的馬尾,一身火紅色的公主裙。櫻桃小嘴,大大的眼睛,小臉紅撲撲的,看起來非常可愛。

    楊妙雪是被楊管家撿回來的,楊管家一生孤苦,無兒無女,老來得到個孫女,對她十分疼愛。楊浩自幼父母雙亡,與楊妙雪同病相憐,所以兩人走得很近。

    楊武眼里的怒火一閃而過,搖了搖折扇,笑著說道:“原來是妙雪姑娘啊,我們正在和楊浩兄弟聊天呢,沒事,沒事。”

    楊妙雪扶起楊浩,對著楊武說道,“楊武,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上次乘我不在家打傷楊浩,這次又要對他下手,我一定要稟告家主。”

    “你誤會了吧,我們只是比武切磋而已。”楊武搖了搖折扇,時刻不忘記在楊妙雪面前表現得風度翩翩。

    楊浩在旁邊罵道,“切磋你大爺,楊武,老子不會放過你的。”

    楊武道:“好啊,二個月后就是家族大比了。有種你就參加啊,據我所知你已經連續二屆沒有參加了吧。如果這次還不參加,按照族規,就要被逐出家族。”

    楊浩看了一眼楊武,“我參不參加,關你屁事?”

    楊武并不生氣,繼續說道,“實不相瞞,我這次從國都來此,就是來登記參加大比的人員名單,你說關不關我的事?”

    楊浩嘴角冷冷一笑,“正合我意,到時候擂臺上見,哼。”

    楊武生怕楊浩會反悔,連忙說道,“好,楊浩兄弟有志氣,我回頭替你登記。”

    楊家作為南風國四大家族之一,是擁有封地的。家族的直系子孫和在朝為官的,可居住在國都的將軍府,旁支只能住在封地。而楊浩作為旁支,只能居住在這塊窮鄉僻壤,和眾多子弟一樣,苦守祖宗基業。在家族某一份差事,以此為生。

    看著楊妙雪攙扶著楊浩的背影越走越遠,楊武的臉色變得猙獰起來,“這邊該統計的都統計好了,也沒繼續待下去的必要了,明天就啟程回國都。楊浩,家族大比,就是你的死期。”

    楊武來封地登記參加大比的名單,得知楊妙雪是撿來的。升起了追求之心。因為楊浩與楊妙雪走的近,就將其打傷,最后不治而終。

    楊浩回到住處后,就以休息為由,將楊妙雪打發走了。楊妙雪走后,楊浩盤膝坐下,緩緩的運功療傷,心里暗暗下定決心。

    “楊武,你特么給老子等著。”

    </br>

    </br>
内蒙古时时投注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