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

第38章:神秘刻文,驚天秘密 上

      肖瀟盯著這塊純金打造的胸前保護罩不僅神情凝重,而且看著看著,眼睛紅了,眼淚不由地滴落下來。

    對于肖瀟這一舉動,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非常奇怪,平時活波可愛的女孩子為何見到這塊胸前保護罩時,卻有如此反應呢?難道這塊胸前保護罩有什么詛咒不成,讓一個好端端的女孩子著了魔。

    “肖瀟,怎么了?”歐靜宜疑惑而又關切地問道。

    歐靜宜的這聲問候使肖瀟驚醒過來,她擦了擦臉上的淚珠,強顏歡笑地說道,“沒有什么?只是被上面的內容感動。”

    見肖瀟這么一說,大家更感好奇。這塊純金打造的胸前保護罩上的刻文就連對青岡棒研究頗深的福幸川,對考古頗有研究的楊仁軒以及總能在關鍵時刻給大家提供有價值的歐靜宜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她會看得懂呢?有些人甚至懷疑,這是不是又是這位嬌小姐的惡作劇呢?因為肖瀟一向給大家的印象是胸無點墨、無事生非的嬌小姐。

    對于眼前的這一幕,大家并沒有說什么,只是相互之間望了望,都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水中月’,上面到底說了些什么,你真的明白上面刻文的意思?”程少杰終于忍不住了,他帶著懷疑的語氣開口問道。

    “是!這些符號,我知道什么意思。”很奇怪,肖瀟這次的回答卻沒有用以往她那標志性的發嗲聲音,而是非常平靜地用正常的聲調說道,但是由于大家的注意力全部在這些刻文上,并沒有人注意到她說話的聲音。

    “這些符號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怎么知道的?”福幸川好奇地問道。

    “這些符號是當年張獻忠部的軍中聯絡暗號,當時,在傳送信息以及情報時為了保密,張獻忠部特意編制了這套符號,就好像我們現在的電臺密碼一樣。”肖瀟非常平靜地說道。

    “‘電臺密碼’。那時候,他們就有一方面的意識了,真了不起!”趙瑜涵不禁自言自語地感嘆道。

    “這也非常正常。無論古代,還是現代,或是國內國外,無論哪一個部落,他們為了傳送信息,出于保密,都會編制一套屬于自己的密碼或者符號。”楊仁軒解釋完后,轉頭向肖瀟問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能確定這些符號就是張獻忠部特有的聯絡密碼嗎?”

    見楊仁軒這么問,大家都附和道,“是啊!‘水中月’,你知道什么,快跟大家說說吧!”

    “好的!”很以往判若兩人的肖瀟本能地應了一聲之后接著講述道,“我祖上是張獻忠起義軍中一位將軍,他有一本《密語策》留下來,我對青岡棒開始著迷也因為這本《密語策》。”

    “你祖上是張獻忠部的一位將軍,是誰啊?歷史上應該有記載。”楊仁軒像似的打破砂鍋一問到底。

    “只是一個小角色,是個底層的首領,歷史上不會有他的記載,就連我們自己家也叫不上他的名字。”就這樣,肖瀟輕描淡寫地搪塞了過去了,她說得話很合理,一點破綻也沒有,因而大家對此也沒有太在意。

    “難怪呢!剛才你有這樣的反應。”趙瑜涵在一旁說道。

    “是啊!觸景傷情吧!看到上面的這些東西,想到自己的祖上當年的不易。”肖瀟隨口應道。

    “那上面都講些什么?”有些出人意料,歐靜宜像似比誰都想知道這塊胸前保護罩上的那些刻文的內容,她著急地詢問道。

    “這些刻文上說了張獻忠寶藏的來源以及當年藏寶經過。”肖瀟說道。

    “這批寶藏有多少,聽我兄弟說,張獻忠的寶藏是世界第三大寶藏,亞洲第一寶藏,到底有多少呢?”說道寶藏,張乾安一下就興奮了起來,他插話問道。

    “富可敵國,是你想象不到的。”肖瀟隨口應了一句。

    聽到這里,張乾安則是更加興奮,他手舞足蹈地叫道,“天啦!我們找到了,不是發大財了,世界首富我不想了,我想的是……”

    “‘黑皮’,你先別搗亂!”在對張乾安一聲呵斥后,福幸川對大家說道,“這就說明我們找對了方向,說不定寶藏就水下的這個洞中,即使不是在洞中,那么還是那句話,肯定能夠在洞中找到蛛絲馬跡,說不定破解寶藏的秘密就在這些刻文中。”

    聽到福幸川這么說,大家一掃這幾天毫無收獲地陰霾,相互間點了點頭,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福幸川接著問道,“刻文上都說了些什么,有沒有具體講到青岡棒藏在哪里?”

    肖瀟拿著這塊純金打造的胸前保護罩,看著上面的文字說道,“崇禎三年陜西饑民暴亂紛起,王嘉胤據府谷,陷河曲,張獻忠聚眾于米脂十八寨應之,自號八大王。崇禎十六年,進攻湖南、江西及兩廣北境……”

    順治三年,暨公元1646年,清軍南下,張獻忠引兵拒戰,加上南明皇朝的清剿,張獻忠建立的大西政權岌岌可危,最終,他不得不下令撤出四川,放棄經營了多年的根據地,以保存實力,另尋他途。但是,張獻忠集團征戰所搜刮的大量財物無法隨軍撤離,因此除了少部分財物作為軍費,分發于各部外,他令人將大部分寶藏藏于成都城附近,以便日后東山再起之用。

    公元1646年,農歷春節過后還沒有多久,張獻忠覺得形式不對,計劃放棄四川。

    那天,張獻忠在他那位于成都城內的皇宮里,緊急召見當年隨他一道起事的心腹,人稱“鐵頭將軍”的劉奎成。這個劉奎成身材魁梧,國字臉,滿臉的絡腮胡,皮膚黝黑,咋一看,五大三粗,兇神惡煞的樣子,著實有些讓人害怕。

    劉奎成不僅外表粗獷,而且斗大的字也不識幾個,雖然這樣,但他依然是張獻忠難得的幾個親信人之一,這不僅因為他忠誠、勇猛,而且有著與其外表不相符合細致、穩妥。還有一點,他曾經用他的那個比常人要硬很多頭在亂軍中撞開大門,背著身負重傷的張獻忠,殺出一條血路。患難之交,戰場救命之恩,再加上他的沉穩、忠厚,自然而然地就成了張獻忠親隨。當時,軍中流傳著這樣一句話,“鐵頭將軍辦事,元帥放心”。

    劉奎成雖然是張獻忠最信賴的幾個人之一,但也正因為他沒有文化,缺乏謀略,所以他在張獻忠起義軍中的官位不高,在歷史上也沒有留下什么,甚至整個明末清初的歷史已經將他這個人淡忘了。

    盡管如此,劉奎成以他的資歷以及他與張獻忠的生死之交,患難經歷和他的為人,在軍中威望很高。因此,準備埋藏寶藏的張獻忠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正在修造他的帝王陵寢的劉奎成。

    張獻忠率部入川,在建立大西政權沒有多久,就按風水選定的地方,派其最信任的部署劉奎成建造自己的帝皇陵寢。按照規制,負責建造帝王陵寢的“鐵頭將軍”劉奎成的陵墓作為隨葬墓也是在帝王陵寢里。

    聽到這里,楊仁軒不禁搖頭道,“江山還沒有打下來,就已經開始建造自己的帝王陵寢,豈能不敗!”

    “是啊!典型的小農意識,狹窄的小農觀念。他若能成事,天理難容啊!”程少杰接話感嘆道。

    “所以說,當時農民起義軍這么多,而且一路高歌猛進,直搗北京城,逼死崇禎。一個想著美女財寶,一個想著自己的帝王陵寢。而與他們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滿清政權,入關、滅明,建立政權,安撫民心,這天下不是他們得還能有誰得。”福幸川同樣感嘆道。

    “可滿人最后也被漢人同化了,開始明爭暗斗,想著是自己的一己之私。”楊仁軒接話道。

    “所以,大清政權最后也走向滅亡。也許這就農耕民族的劣根性。”程少杰繼續接話道。

    “我們不要把話題扯遠了,一起聽肖瀟說下去。”打住了福幸川他們的高談闊論后的歐靜宜對肖瀟說道,“后來怎么樣,你繼續給大家講講。”

    肖瀟按歐靜宜說的接著往下講,她繼續拿起這塊胸前保護罩,看著上面的刻文說道,“在珉江江畔督造帝王陵的劉奎成在接到張獻忠的詔令后,立即放下手中的活……”

    劉奎安在接到張獻忠的緊急召見后,立即快馬加鞭,從城外的陵寢建造工地匆匆趕到了皇宮。他騎馬來到皇宮門口,用力拉住韁繩,褐紅色的駿馬前蹄高高抬起,一聲撕扯長空的馬叫聲,這批駿馬就這樣在皇宮門口停了下來。

    劉奎成順勢縱身一躍,跳下了馬,順手將馬鞭扔給門口站崗的守衛,三步并成兩步的快速地向張獻忠的寢宮跑去。因為劉奎成是張獻忠的親信,經常出入皇宮,因此守衛宮門的衛兵們都認識他,他進皇宮,根本不用出示什么腰牌,直接“刷臉”就行了。

    “皇上,屬下劉奎成奉命趕到。”來到張獻忠的寢宮,劉奎成立馬雙膝跪地,叩拜道。

    “請起,請起,快請起!”張獻忠邊說邊用雙手扶起劉奎成。

    起身后的劉奎成依然非常恭敬地彎腰作揖道,“不知道皇上今天召屬下急來,有何吩咐。”

    “哎!”張獻忠嘆了一口氣后說道,“現在我們大西國四面受敵,形式危急。東面,南明大將楊開帥兵從水路向我們攻來,現在明軍已經攻占萬縣;北面,滿清韃子已經攻占關中,順漢中南下,直逼成都。”

    </br>

    </br>
内蒙古时时投注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