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

第一百三十一章 就這樣吧

      ()她想起夏梔,想起外公。她們都對她這樣的疼愛,可是到現在她才發現……原來她跟本就不是她們的孩子!

    這樣殘忍的結果,要她一個人怎么接受!

    安亦恬想起門口的溫子夏,原來就是因為他知道這件事。所以……之前才總是有意無意的試探她的態度!

    一切,竟然都只是因為這些嗎。安亦恬覺得自己胸口生疼生疼的,就像是……被灌進了冷風一般,刺骨的涼意一直灌到心里去。

    “這世上任何一個人都有資格跟我公不公平這件事!唯獨你沒有,你欠我的也多了!要不是我,你怎么可能有機會接觸到溫子夏。要不是我,你永遠都不可能有機會有這樣豪華的生活。我才是那個經歷了太多不公平的人!”

    他幾乎是嘶吼,控訴著他覺得自己所經歷的不公平。

    安亦恬覺得他已經走火入魔,可是有一句話的太對了。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他做了太多的錯事。可是老爺也懲罰他了,讓他這輩子都沒有自己的孩子。

    “你憑什么覺得所有人都和你一樣,只喜歡過有錢人高高在上的生活!從我知道,我所謂的父親為了公司的財產。不惜動手害死媽媽的那開始…我就不打算接手這帶著血腥味的公司。”

    安亦恬抹了一把眼淚,深吸了一口氣。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雙手,一直在微微顫抖。

    “告訴我!媽媽其實那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等你把這些事告訴我。我會立馬把股權轉讓給你,從此以后,我不會再插手公司的事!你也別想再從我身上撈到任何東西!”

    這樣活著,這樣痛苦的在爾虞我詐的生意場上勾心斗角。對她來,真的太難太難了。所以……就此選擇放棄吧。

    以后到底會怎么樣,她也不知道。但是唯一確定的,她知道以后可以和溫子夏好好的。這樣也挺好的。

    安立業沒想到她居然連公司都不要,可是就是她這樣坦蕩蕩的把股份給他。才會讓他覺得,真的很難堪。

    仿佛他是在接受什么施舍一般,可是……這不是他一直以來,都想拿到手的東西嗎,為什么現在真的觸手可及了,他卻并沒有想象中那么興奮。

    “你想知道什么!”

    安立業看了她一眼,這么多年,他確實不曾心平氣和的看過這個所謂的女兒。更多的都是精心布置關于公司的事。

    可是現在看來……他這么多年精心的布置,好像根本沒什么用處。到最后,才發現安亦恬那句話是對的。

    她,如果他真的想要。只要他好好對他們,一家人好好相處,那么這些東西遲早是他的。像現在這樣,繞了這么大個圈拿到這些東西,又有什么意義。

    “媽媽去世那,到底發生了什么!她的心臟病一直保養的很好,不可能犯就犯。不管你是不是要維護沈家茹母女,我只想知道真相!”

    就算她不是夏梔的女兒那又怎么樣,至少她們之間。是有最真摯的情感存在的,那是永遠不會忘記的事實!

    安立業微微一愣,就像很多被塵封的記憶一瞬間被打開一般。

    那,沈家茹擅自用了安立業的手機。把夏梔約到了咖啡廳里,她原本滿心歡喜的來赴約,沒想到見到的卻是……

    父親之前抓到的,安立業的情婦。

    夏梔原本不想理會她們的,可是沈家茹用一種及其高傲且自信的聲音叫住她。

    “夏梔,你就不想知道,為什么他的手機發短信給你。但是卻是我來見你嗎,還是,你已經不敢知道為什么了!”

    夏梔一直都處于一個很單純的狀態,并且因為心臟病的事。所以一直保持心情平靜,聽她這樣,又不由得轉身回去。

    她一直知道安立業那件事,可是她總是再三保證他已經和她們斷干凈了。雖然已經猜到大概,但還是要不斷欺騙自己。

    “你什么意思,立業他跟我過。你和他已經是過去式了,不管怎么樣。我都相信他,你到底想做什么!”

    沈家茹冷笑,果然是單純。不過也不奇怪,有一個那么有錢又寵她的父親。她的孩子就那樣沒了,估計夏梔根本一點都不知情吧!

    “你就那么相信他嗎?你應該知道我和他的事吧,夏梔。你已經自欺欺人了一輩子,還想自欺欺人到什么時候!”

    她一句話及其狠戾,又到了重點。

    夏梔拿出手機準備給安立業打電話,沈家茹根本就不慌亂。她的只是事實,現在就是想告訴她,到底誰才是真的勝利者。

    “立業有沒有告訴過你,我和他之間。是早在你之前就認識的,你知道嗎因為你的父親,我失去了我和立業的孩子!”

    她的聲音及其平靜,每個字卻都宛如尖刀。都插進她心里,她從來不知道這些事。關于父親在背后為她做的,她跟本一點都不知情。

    “你……不可能,父親不會做那種事情。”

    她聲音有些沙啞,更多的是慌亂。沈家茹冷冷一笑,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但依舊不想這樣放過她。

    她所承受的痛苦,就只是出來。就讓她受不了了嗎?她一個千金大姐,永遠也不會知道,自己不過是一個插足的第三者。

    “看來你不知道的事情還有很多,立業他一直都和我在一起。之所以和你在一起,不過是因為想拿到你家的財產。知道他為什么總是要去公司嗎,因為他根本不想看見你!”

    “你別了!”

    夏梔受不了這樣的真相,怒斥一聲站起身來。還沒走開,就看見安立業急匆匆的從門口進來。

    他看見了沈家茹用他手機發的短信,害怕出事。所以就立馬趕過來,但是他一看見夏梔的表情,就已經知道自己來遲了。

    “梔,你……”

    夏梔一看見熟悉的人,就更是覺得難過。她淚眼汪汪的看著安立業,強忍著心臟處的壓迫感。問他。

    “她的是真的嗎?你真的……一直和她在一起,之所以和我結婚,就只是因為,想得到公司的財產?是這樣嗎?”

    安立業頓時覺得無話可,他已經盡快趕過來了。沒想到還是晚了,他下意識的看向沈家茹,沒想到她一句話不。

    兩個女人都在等著她的回答,他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了。

    “梔,你聽我……我和她之間,其實……”

    “你何不直接告訴她,是她父親害死了我們的孩子。你就是為了報仇才和她在一起的,你告訴她呀!”

    沈家茹幾乎是怒吼,那個孩子。她是及其喜歡的,而且用盡了力氣的保護她,甚至連以后的生活都想好了。

    可是現在知道這一切,原來她一直以為美滿的婚姻。竟然只是一個騙局,而她,不過是一個從頭至尾被蒙在鼓里的傻子而已嗎。

    “那又是誰先來招惹我的呢?”

    夏梔看著安立業,一只手捂著自己的胸口。深呼吸著,完全沒注意自己心臟的壓迫感。

    “是誰每在公司等我,是誰每在公司給我準備午餐。是誰告訴我,他只有我一個女朋友。安立業,你自己為了你的目的騙了我們。現在還覺得自己委屈,還反過來怪我嗎?你怎么對得起亦恬?”

    這是長這么大,第一次覺得自己感受到人心叵測。

    安立業幾乎是無力反駁,他走近夏梔身邊。想挽留一下,如果她要離婚,那他根本什么都拿不到手。

    “梔,你別這樣。”

    “別哪樣啊!”她覺得絕望,幾乎是鋪蓋地的把她掩埋。同時讓她無法呼吸,夏梔把手掙脫出來。“安立業,我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你!”

    她剛走了兩步,突然就覺得呼吸不暢。心臟一陣刺痛,她大腦一昏,一下子朝地上倒去。安立業連忙接住她。

    “梔,梔你沒事吧。快打120,快點……”

    他急忙吼道,沈家茹拿出手機打了電話。但是難得腦子還是清醒的,打完電話立馬蹲下去,旋即道。

    “立業,你先走吧。你先回去,不能讓老爺子知道這件事,不然我們就什么都沒了。”

    安立業匆匆離去,然后偽裝從公司趕過去。但是夏梔,就再也沒有醒過來。

    終于明白了,也知道了夏梔為什么會死。安亦恬覺得胃里一陣陣泛酸,難過極了。

    媽媽……媽媽這輩子,連一點幸福都沒享受到。就連到底為什么會死,都到現在才知道。

    安亦恬跌跌撞撞的跑出辦公室,正好溫子夏一直在外面等著。她不理會他,直接跑出去。她現在只想見媽媽。

    很快跑出公司,溫子夏把她拉住。安亦恬幾乎是語無倫次,拉著溫子夏哽咽道。

    “子夏哥,我要去看媽媽,我想去看媽媽……”

    “好好,你別著急。我立馬送你去。”

    他迅速開了車,送她去墓園。一路上及其順利,溫子夏知道,這一次,是真的結束了。

    如果沒有安立業的那次交換,他不會遇見安亦恬。也不會發生這些事,所以,世事無常。誰不是命運的螻蟻呢……(http://)

    </br>

    </br>
内蒙古时时投注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