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

第一百三十章 破除籠罩的黑暗

      愚蠢和無知為卡拉斯卡特帶來無妄之災,三十多號侍衛被伊恩斯放到,接著突然出現的怪物讓卡拉斯家族的侍衛見識到‘狠’這個字的真正定義,怪物對到手的美餐可不會手下留情。

    卡特那邊的六十多個侍衛因對怪物的恐懼失去抵抗能力,大部分癱倒在地上,剩下的雙腿不停的顫抖,尿褲子,站立著暈厥,丑態百出,先前囂張、跋扈的氣勢蕩然無存,只剩下無盡的后悔和恐懼。

    明白大勢已去的卡特想逃跑卻被塔爾斯等人攔住,“不用著急逃跑,還沒結束,等伊恩斯打敗那些怪物你就知道什么是揮之不去的夢魘,現在還為時尚早。”塔爾斯勒緊卡特的脖頸,細嫩的脖子被勒住,憋得卡特臉色通紅喘不過氣。

    稍稍松開一些,卡特大口穿著粗氣。伊恩斯占盡優勢,沙地跳躍者在伊恩斯面前不過是跳梁小丑,沒有威脅,黏土石魔的流沙術是專門為這種怪物打造的,沙地跳躍者腳下憑空出現的螺旋狀漩渦限制了怪物的速度,雙腳深深陷入松軟的沙土中。

    流沙漩渦停止運轉后,沙地跳躍者半個身子陷入沙土中,失去優勢的沙地跳躍者只能是任人宰割;骷髏兵跟沙地騎士的戰斗也取得領先,細長的單手劍被挑飛后,沙地騎士慌亂逃竄,后背撞上骷髏兵的單手劍,心臟被刺穿一個大洞。

    殷虹的鮮血瞬間被沙地吸收,水肥戰士也不好過,被加持了攻擊反噬等詛咒后,水肥戰士在伊恩斯眼中不過是變異的甲蟲,無法構成威脅,頭頂分叉的獨角是中看不中用的裝飾品。

    塔爾斯將卡特放在直徑有一米多的樹樁上,周圍是數十株仙人掌,卡特插翅難飛。伊恩斯這邊將水肥戰士逼入絕境,被消滅前,水肥戰士再次施展它們的天賦技能,海浪般的充能彈席卷伊恩斯,天使的祝福關鍵時刻散發超強吸力,充能彈被指引著鉆入截至內。

    吸收將近一千萬伏特電流的按金戒指,伊恩斯將戒指內的雷電元素匯聚到掌心,雙手用力拉伸,一根光彩奪目的標槍出現在伊恩斯手中,純雷電屬性具現化的標槍不用懷疑其威力。

    ‘雷霆標槍’第二次出現在伊恩斯手中,之所以不常使用是因為其施展條件的制約性,雖然威力強勁,但需要相當長的準備時間,施展一次需要凝聚閃電元素五分鐘,‘凝冰·斷空槍’也是這種情況,越是強力的法術,使用限制也就越多,不可能無限使用。

    長約一百二十公分的雷霆標槍被伊恩斯用力擲出,標槍的穿透力毋庸置疑,像串羊肉串般接連將貫穿四只水肥戰士,雷霆標槍的經過的樹叢灰飛煙滅,四只水肥戰士被一擊必殺。

    第二次施展雷霆標槍,伊恩斯沒耗費一絲法力,全部是汲取自水肥戰士施展的充能彈,最純正雷電屬性元素,其穿透力比激光不遑多讓,缺點是耗費時間太多。

    最后要料理的是沙地跳躍者,成了甕中之鱉的怪物全無還手之力,掏出十多瓶勒頸瓦斯藥劑,一股腦扔進沙地跳躍者被困的旋渦中,短促的玻璃碎裂聲掠過耳邊,翠綠色的毒霧籠罩了沙地跳躍者。

    伊恩斯扔出的勒頸瓦斯藥劑是最新研制成功的加強版,威力跟惡臭瓦斯藥劑不相上下,之前在下水道跟腐尸和干尸等不死生物戰斗時,伊恩斯打敗這些怪物后,提取了大量毒液,然后將毒液反復加熱,最后剩下的少量液體便是毒液的精華部分,其濃度之高令人咋舌。

    高濃度毒液接觸空氣后迅速氧化成經久不散的毒霧,狂風短時間內也吹不散仿若凝結的毒霧,呼吸不到空氣,沙地跳躍者吸進大量毒霧,皮膚表面出現大量翠綠色的毒斑。

    沙地跳躍者最終因吸收過量毒霧窒息、中毒而亡,消滅怪物,伊恩斯撿取了所有的戰利品,一些無用的白色裝備伊恩斯看都沒看一眼,徑直走向卡特那邊。

    “怎樣?卡拉斯家族的大少爺,現在反悔還來得及,你的那些手下或許還有救,離毒素發作還剩下三個小時,你考慮清楚,等毒素發作,別說解藥,就算是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你那些朋友。”伊恩斯一席話點醒了卡特,最初來誠意求解藥,可卻演變成斗毆,罪魁禍首就是那些平時養尊處優且缺乏管教的侍衛。

    沉默了十分鐘,“我的朋友如果還有救,等傷勢痊愈后重金酬謝,對于之前發生的誤會和手下的錯誤,我深表歉意,您的寬宏大量是我等宵小之輩學習的典范,感謝您的解藥。”卡特恭敬的拿起解藥帶著他那些被嚇呆的侍衛從魯高因的傳送陣離開。

    一直被各種俗事耽擱的冒險旅程可以繼續,塔爾斯和塔洛斯等人早已迫不及待穿戴齊全裝備,四人慢跑到干燥高地,一路上順手消滅十多只擋路的燃燒騎士。

    沒過多久,干燥高地的入口近在眼前,矗立在路口的仙人掌是最明顯的標志,刺眼的陽光將仙人掌的影子拉伸兩倍。

    踏入干燥高地,四人遭遇十多只不死的食腐者,像禿鷲一樣飛行的食腐者長著彎鉤狀鋒利的喙。伊恩斯讓塔爾斯他們靜觀其變,切換了武器后,攥緊一根火紅色長槍的伊恩斯儼然是一個久經沙場的戰士。

    槍尖閃爍著紅寶石般的光暈,食腐者展翅欲飛,伊恩斯右手舉起長槍洞穿食腐者的身體,咽氣前食腐者全身的羽毛全速脫落,不死食腐者可笑的樣子就像一只掉光毛的母雞。

    被洞穿身體后,食腐者的身體燃燒殆盡,三只食腐者被骷髏兵團團圍住,薩拉斯不知從何處看到了伊恩斯的戰斗,也趕來湊熱鬧。

    五只變異鬼狼仿佛看到了美味的食物,紛紛沖向不死食腐者,另一邊,十只劍齒貓跟塔洛斯等人戰在一處。

    迫不及待釋放十多發月牙刃,半月形的光刃毫無阻礙切碎食腐者的身體,深棕色的羽毛混合著濃稠的血液流了一地,轉眼間炙熱的高溫將食腐者的血液點燃。

    變異鬼狼張開布滿鋒利匕首般牙齒的大嘴,一口咬斷食腐者柔軟的脖頸,埋伏在地下的劇毒蔓藤也不放過手握勒頸瓦斯藥劑的劍齒貓,猝不及防噴出一口強腐蝕性酸液,劍齒貓右腿被溶解掉三分之一,站立不穩的劍齒貓已經是強弩之末。

    骷髏兵一劍砍掉劍齒貓握著勒頸瓦斯藥劑的右手,旁邊的黏土石魔一拳砸扁劍齒貓,行蹤詭秘的劍齒貓遭到應有的報應。

    戰斗呈一面倒的狀態,伊恩斯一行五人占據絕對的優勢,怪物只有招架之功,全無還手之力。干燥高地上層的深處,塔洛斯瞅見了干燥高地的空間傳送陣。

    矗立在干燥高地盡頭的傳送陣是不規則的正方形,兩邊依然是兩個微型火焰杯,在場擅長法力控制的只有伊恩斯和薩拉斯二人,伊恩斯沒等薩拉斯動手,便走到傳送陣旁,伸出右手,將法力灌輸到傳送陣中心。

    淡藍色的火苗在兩旁的火焰杯內燃燒,干燥高地的傳送陣被永久激活,接下來就是向著干燥高地第二區域進發。

    順著之前發現的陡峭的旋回階梯,伊恩斯等人進入干燥高地第二區域,前邊沒發現死亡之殿,唯一的解釋是死亡之殿位于干燥高地第二區域的最深處。

    一株干枯的仙人掌旁,伊恩斯看到了新種類的不死生物,腐朽的食腐者,這是一種比僵尸、腐尸等怪物更高級的不死生物。

    顏色不同的怪物其力量、速度和傷害也不盡相同,眼前暗黃色的腐朽的食腐者魔法抗性比一般怪物高出數倍,而伊恩斯正是這些怪物的克星,右手掌心漂浮的一團法力被扔出,詛咒削弱被加持到怪物身上,帶上真實之眼查看怪物的屬性后,伊恩斯欣喜的看到眼前怪物具有的‘魔法無效’的特性被消除。

    召喚生物大軍在伊恩斯和薩拉斯身邊準備隨時出擊,對付不死生物還是圣騎士更有力,‘圣光彈’號稱是不死生物的克星并非空穴來風,低級不死生物一擊必殺,精英級和暗金級的不死生物至少也被消耗掉三分之一的生命值。

    高級不死生物具有‘魔法免疫’的特性,圣光彈是利用高純度的光屬性元素傷害不死生物的身體,而魔法免疫恰巧完美抵消圣光彈光屬性傷害,被加持削弱后,魔法免疫的特性被詛咒剝奪。

    腐朽的食腐者被奪走魔法免疫的特性后不過是普通的不死生物,血量比那些僵尸、骷髏等多出一倍,塔洛斯接連發射十多顆圣光彈,九棱形的圣光彈像安置了追蹤器般正中食腐者破爛不堪的身體。

    散發耀眼光輝的圣光彈溶解在怪物體內,一般不死生物體內流動的不是血液是致命的毒素,而圣光彈像是濃縮了五倍硫酸的化學藥品,進入怪物體內后,圣光彈開始分解,最終將怪物炸成碎片。

    食腐者破爛不堪的身體被塔洛斯當成標靶,持有自動追蹤效果的圣光彈不會落空,就像是安裝了激光制導的飛彈。

    混在九只腐朽的食腐者當中有一只精英級的食腐者,血量比普通等級的食腐者多出兩倍不止,要是伊恩斯的話必然使用月牙刃消滅怪物,此時跟怪物對戰的是塔洛斯。

    攥緊雙手重劍,塔洛斯改變了圣光彈的施展方式,六顆圣光彈在雙手劍表層積蓄,半分鐘內雙手劍因吸收了大量光屬性元素而散發出圣潔的光輝。

    左手比塔洛斯還高的盾牌加持防御法術‘神圣盾牌’之后,防御力幾何倍數增加,塔羅斯本身防御力是兩百多,加持了神圣盾牌后防御力增強到一千以上。

    食腐者緩慢伸出腐爛的手臂,擊打在盾牌上,塔洛斯左手的盾牌回蕩著鋼鐵碰撞般的聲響。
内蒙古时时投注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