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

第一百五十章 加緊行動

      一路上小杰暈車果然很嚴重,兩只手臂撐在腿上,低著頭抵在前面的靠背上。

    就算是行駛在相對平穩的高速公路上,坐在車尾也不得不忍受極不規律的上下跳動,好在現在不是節假日,一路行駛的很流暢,到頭來也花了五個小時才到蘇北的湖城。

    下車之后,大家都狠狠地吸了幾口新鮮空氣,站在車邊用力地伸著懶腰。小杰則是一下車就好像解放了一般,馬不停蹄地趕往車站的廁所。

    “下面去哪里?”張大智頂著中午的太陽,用手遮在額頭上問道。

    王逸已經計劃好了,家里應該暫時是不能去的了,但是在老家,有一個絕妙的地方。

    “先去吃個飯吧,待會兒還要轉車,去我小時候住的鎮子上。”王逸看著熟悉的城市,心里的底氣也足了很多,臉上逐漸露出笑容。

    “行吧,暫時就聽你的安排,我們在蘇北人生地不熟,只能暫時倚靠你了。”張大智點頭說道。

    王逸提了提肩膀上的包,說道:“任林局長他們的能耐有多大,只要出了蘇南省,那也不是他的地盤了,肯定拿我沒辦法,至少我們不用像前幾天那樣東躲西藏。”

    湖城的市內交通很簡單,近的路程就坐公交車,遠的路程只要在車站找到車,直接上車等開車就行了,車費會在上路的時候,乘務員現場收一下。

    下午兩點,王逸帶著小杰和大智上了一輛去往灣鎮的汽車,這車倒有點像在蘇南的時候,去蘇廳長家坐過的公交車,稍微有點破舊,和大巴不一樣,兩邊的窗戶都可以打開,座位之間更加寬敞,開起車來也會晃得厲害,但是微風拂面的感覺讓人很舒服,完全不會暈車。

    在開車之前,小杰突然從后面拍了下王逸的肩膀,把手機送到王逸的面前,指著說道:“聽說湖城有丹頂鶴自然保護區,我們要不要去看看?”

    “是嘛,那我也要去看看,高中的時候有在書中看到提過。”張大智直接就站了起來,從后面扒著王逸的肩膀。

    上午已經連著坐了五個多小時的車,大家已經很累了。自從出了蘇南省,到了蘇北,差不多已經比較安全了,沒有必要再緊趕慢趕地往鄉下去。

    “也行,但是現在不是冬天,丹頂鶴只有冬天的時候才會成群結隊的出現,現在就算有也就幾只吧。”王逸點了點頭。他對丹頂鶴一點也不陌生,小學和初中的時候,春游都有去過郊區的丹頂鶴保護區。

    現在是下午的兩三點,晴朗溫暖的暮春天氣也很適合郊游,要是下午一整天都花費在車上,可不劃算。

    然后他們就沒有乘坐去灣鎮的汽車,花了幾塊錢,坐公交車來到了郊區。

    蘇北的城市格局和蘇南有很大的不同,建筑的分布比較松散,最近十幾年經濟發展非常迅速,十幾二十層的高層也并不少見。

    但是蘇北的農業發達,一到郊區,入眼就是廣闊的農田,水泥公路也顯得細長了。

    “這么多綠的是什么啊,韭菜嗎?還是大蔥。”小杰舒服地吹著窗外的風,及耳的碎發向后揚起。

    王逸睜開閉目養神的眼睛,看清楚了小杰指的是什么,就笑道:“誰家會種這么多韭菜啊,這是小麥。”

    王逸小時候也經常會認錯,每次放長假去鄉下的爺爺奶奶家的時候,都會向爸爸媽媽問一遍這是什么東西,時間久了也就記住了。

    “對哦,以前寫作文的時候,經常會寫到‘綠油油的小麥’‘成片的麥地’‘綠色的海洋’這樣的,但是真正的場景還是第一次看過,一時沒反應過來。”

    張大智忽然皺著鼻子用力嗅了嗅,然后皺起了小小的眉頭,問道:“這啥味道呀,怎么有點臭……”

    “噗,還真是,這是誰家的牛給跑到路上來了么。”王逸也聞到了味道,差點噴出來,很快,一頭被拴著韁繩的老牛從車邊飛快地掠過。

    張大智把臉貼在車窗上向后看著問道:“啥,現在還有人用牛種田的嗎?”

    “應該有吧,也有可能是養著吃的……我以前也沒怎么見過牛。”王逸隨口說道。

    “那牛的味道都是這么臭的嗎,感覺老遠就能聞到了。”

    “差不多吧,我也不是很懂,估計牛身上的味道本來就挺大的,也不會有人專門給黃牛刷毛吧……”

    ……

    林局長像往常那樣坐在辦公桌前,但是今天處理的事情不是公事,而是自家的私事。

    就在半個小時前,他知道了關于致死劑的事情,本來他是不相信的,只是一個電話的通知而已。

    一個女人的聲音,告訴了他,如果不定期使用致死劑,林雋會出現什么樣的情況。

    “那吳毅然呢?他不是和我的兒子一樣的情況嗎,為什么從來沒聽他們說過。”林局長第一反應就是這樣問道。

    “是嘛,原來他真的沒有告訴你呀。呵呵,吳副廳長他其實早就知道啦,而且手頭還有不少致死劑哦。”那個女人的聲音非常不莊重,甚至帶著一點戲謔的口氣。

    林局長很冷靜,情緒上幾乎沒有任何的變化,冷冷地說道:“那我拿什么相信你呢?”

    “很簡單,你的兒子沒有致死劑的供應,遲早得出事,他到現在還沒事,我估計應該是吳副廳長的那個兒子給你兒子分了點,現在在勉強吊著命呢,呵呵,真是單純的小孩兒啊,要是是一個成年人,無論是多好的朋友都不會去分享自己的‘生命’吧?那就請你等著好了,過不了多久,你的兒子沒有了致死劑,你就會相信我的。當然了,我現在也不嫌麻煩地告訴你,省的到時候還要多費口舌,等你需要致死劑的時候,你只需要把‘王逸’給我們送過來就行,反正他現在也被你追捕著。不過他必須是毫發無傷地送過來,到時候我們自然會安排一個替死鬼。”說完這句,她就自作主張地掛掉了電話,打斷了林局長滿腹的疑問。

    “所以,王逸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這些人也要找到他,甚至可以拿他作為致死劑的交換,換句話說,致死劑就是阿雋的命,把他毫發無傷地送過去,才換到了我兒子的命。”真不爽啊。

    不論這些人是為了庇護王逸,還是想要逮住他,在他們的眼中,林局長的兒子林雋的命就只值這么多。這么一想平添了幾分怒火,林局長心中對王逸的印象又壞了幾分,本來看在他救了林雋的份上,對他的印象還算不錯,這些天來對他的追查還給林局長帶來了點歉疚。如果王逸真的逃出了升天,或許就放了他一條生路。

    但是現在就不一樣了,不管相不相信這個女人的話,至少現在王逸的價值又高了幾分,無論如何也不能放了他,抓緊時間把他找到才是。

    而且,現在林局長明白最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找吳副廳長,吳孟杰的麻煩,居然隱瞞了致死劑這件事這么久,那么他應該早就是和那個女人一伙的了。

    (從昨天開始恢復更新,持續免費章節)

    </br>

    </br>
内蒙古时时投注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