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

第一百七十八節 大結局

      三月的黃昏,灑在時光的罅隙里,像謎一樣的安靜。晚自習還沒有結束,胡冬雪從教室里走了出來。她遲鈍的腳步順著樓前的臺階,慢慢地向前移動著。她感覺周圍的一切都是黑的:黑的夜空,黑的樓群,黑的幻影,在眼前飄來飄去,讓她無法觸碰。

    一陣微風吹過,一排排高大的樹影,在雪白的月光下,搖曳成一座座山的模樣。她沒有繼續往前走,順勢坐在臺階上面。她悲痛欲絕地仰起了臉,巴巴地望著天空,似乎,想把那些疼痛的日子,都拋在春天的后面。她站累了,就靜靜地坐在樓前的臺階上,她用雙手撐著臉頰,腦子里面空空的。她什么都沒有想,什么都不敢想。她想要安靜,卻怎么也靜不下來。

    月亮升起來了,皎潔的月光穿過厚厚的云層,灑在她的身上,映著那張十分憔悴的臉,像一條觸目驚心的蟒蛇,在隱隱地舔舐著她內心的傷口。她欲哭無淚,欲訴無語。她的家沒了,她的天也塌了,她突然感覺到自己太脆弱了。現在,她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早晨從殯儀館回來以后,她就沒有說過一句話,也沒有慟哭一聲,她一直這樣低著頭沉默著。她所經歷的一切,對她的打擊太大了。對于這樣的世界,她不能惡語相向,也不能怨聲載道。她只能在刻骨銘心的疼痛里,尋找那些點點滴滴的記憶。

    這個時候,冬梅已經回出租屋了,有了石頭媽的照顧,胡冬雪完全可以不用擔心她的一切。小林子知道胡冬雪心里難過,他沒有去打擾胡冬雪,就是想讓她一個人多安靜一些。他遠遠地看著,像個護花的俠客。

    夜色越來越暗,冰涼的夜風,吹在胡冬雪的身上,她寒蟬若噤地站了起來。她站在那里,又望了望四角的天空,而那片遼闊的天空,只留下了一片無聲無息的夢境,讓她猜測,讓她幻想……

    幾天后的中午,胡冬雪和小林子正在餐廳里低頭吃飯,她衣兜里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她放下筷子,從衣兜里面掏出手機一看,這個電話是江焱爸爸打來的。她朝小林子看了一眼,馬上接了過來:“你好,江焱爸爸!”胡冬雪知道江焱爸爸很忙,他給自己打電話,一定是有什么好的消息。

    果然不假,她的話音剛落,電話里面立刻傳來江焱爸爸的聲音:“小雪老師啊,告訴你一個大快人心的消息,最近公安局破獲了一起黑吃黑的什么案件,其中有一起就是關于聚眾賭博和要黑賬的案件。他們最大的頭目已經落網,還有幾個小混混沒有抓到。我已經向我的一個律師的朋友打聽了,估計過幾天破案之后,你家的房本和土地合同,就能拿回來。你就耐心地等著吧。這邊一有消息,我就第一時間告訴你!”

    “太好了!江焱爸爸,謝謝你啊,真的謝謝你啊!”胡冬雪聽了,她激動得差又流出了眼淚,小林子莫名其妙地看著她的一舉一動,摸了摸后腦勺,疑惑不解地問:“什么事啊,把你高興成這樣?”

    “江焱爸爸說,我家的房本和土地合同快拿回來了,也就是說我家的房子和土地,快要物歸原主了!真是惡有惡報,善有善報,不是不報,時機未到!”胡冬雪幽幽地說道,她想痛痛快快地把心里的憎恨全部發泄出來,卻又停了下來。她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把頭低了下來。

    “可不,這個世界還是好人多啊!”小林子也無限感慨地說。

    “是啊,要不是身邊有這么多好人幫我,我活得恐怕連一只狗都不如!”

    “你這人說話真有意思,好端端的人,怎么能和狗比呢?真是荒唐!”

    “這有什么荒唐的呢,你沒聽說‘城里的孩子,屯落的狗’?這句話是我媽媽活著的時候,經常說的一句話。每次媽媽說這句話的時候,我都會無緣無故地生氣。現在想聽媽媽在耳邊嘮叨,都沒有機會了。每當有人說起這句話時,我都特別懷念過去的日子!我特別羨慕那些被寵溺的孩子。因為沒有爸爸和媽媽的日子,真的好難過!”想到了媽媽,胡冬雪又無奈地搖了搖頭。她不想把話題再繼續下去,就默默地抬起腿來,慢慢走出餐廳。小林子在后面也跟了出來,他和她并排地站在一起,他們都用手擋著眼睛,望著明媚的天空,面對那縷縷燦爛的陽光,情不自禁地瞇起了眼睛。

    “冬雪,你看,在這片明媚的陽光下,晴朗的日子總是多于陰暗的日子。你不要把自己封閉在一個密不透風的空間里折磨自己。你那么要強,那么倔強,我相信你一定會走出自己的陰影。其實,你心里比我更明白,真正的生活,并沒有想象的那么糟糕和絕望。也許風可以把你撞翻,雨會把你淋濕,可是,這些風風雨雨并不可怕,我們終究有一天都會長大了,到那個時候,我們就什么都不害怕了!相信我,我會永遠和你站在一起!”小林子說完靜靜地望著胡冬雪,他的手緊緊地握住了她的手。胡冬雪使勁地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那年夏天,冬梅進了城里的一所重點中學。第二年夏天,石頭成功地考入了清華大學。那年冬天,小林子也順利入伍,接著又考入了軍校,后來成了一名海軍軍官。

    小林子考上軍校以后,胡冬雪一直留在學校里拼命地學習。在那個花退殘紅的雨季里,她一個人,頂著巨大的痛苦,倔強地走過屋檐下面的滄桑歲月,當她帶著那張重點大學的通知書,安然無恙地走出火車站的站臺時,她笑了。

    在這座陌生的城市里,她看見小林子快步走到自己的面前,兩人相視一笑,像前世相濡以沫般約定的情侶一樣,緊緊地擁抱一起。

    良久,小林子接過胡冬雪的皮箱,兩個人手挽著手,面對美好的未來,慢慢地走進了那片陽光明媚的世界里……

    </br>

    </br>
内蒙古时时投注方法